(本篇純文但有插圖唷^_<)

昨晚剛上完韓文課坐捷運時,想說要把一些事情(好吧,其實是個莫名的鬍子先生)記到剛買的瘜肉哭馬身上。瘜肉哭馬是從日文的白熊(シロクマ,shirokuma)音譯過來的,雖然用字很噁心讓人很想割除,但它又很有黛玉葬花的動作感,所以並不是我不愛它哦~這個名字是有經過深思熟慮的。總之,當我想起瘜肉哭馬的倩影時,卻赫然想起我把它忘在韓文教室的抽屜裡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現的時候,雖然我以很冷靜的姿態告訴我身邊一同上韓文課的移靈(這女孩兒的名字諧音就是這麼讓人想祭拜),但我內心其實是萬馬奔騰啊啊啊啊!!!!一方面瘜肉是我買過最貴的筆記本──當然,跟它在誠品其他的鄰居比起來,它只是下里巴人──另一方面,裡面寫了(雖然還不多的)垃圾話揶揄他人的內容,我想被其他人看到總是不太好。所以我在發現教室 8 點就開了這件事實之後,立馬決定隔天一早就去把瘜肉救回來。

於是乎今天早上,我就順便趁著載KEN哥去捷運站之後,直奔教室而去。話說K先生也是很幽默哦,明明隔天要上班的人,卻很堅持在半夜(大約快1點吧)削水果哦。半夜手裡拿刀不覺得就已經夠恐怖了嗎,如果加上舔刀的話就更恐怖了。嗯勾好孩子千萬不要學,聽說有位王小姐在舔刀之後發現刀很鋒利,舌頭真的會受傷的哦。為了避免自己的舌頭從人類舌頭變成蛇蛇舌頭(在沒想到的地方用到范范范瑋琪照樣造句了),這樣的事情不能做不能做哦(伸食指搖晃)。

結束不知為何要叮嚀的叮嚀後,我們趕快回到瘜肉的話題上。(←這樣寫感覺好像在寫醫療文章好高級額)沒想到到教室的時候,工友們都在做一些所謂打草和拖地的動作,更重要的是教室鎖起來了(血濺三尺)。在我用指甲刮教室窗戶,然後工友受不了用神奇拖把捅我菊花讓我住手之後,我冷靜下來去找有沒有管理職的人兒可以幫忙;還好在2樓找到一位親切的小姐,在我闡明我是要找我 的瘜肉 昨天忘在教室的東西後,她二話不說陪我到教室門口,然後 喝剎一聲徒手打穿 用鑰匙輕輕地把門兒給開開。我小跳躍拿到瘜肉本人之後,也不忘不斷跟她說謝謝,我想她一定覺得我是那種把筆記本當做自己親生孩子還取名叫約翰的怪人吧,才不是呢它的名字叫瘜肉哭馬啦

既然都早起了,我就也早早決定一早當個假文青。本想在教室附近的星巴克體驗不同的文青感受,但轉念一想還是跑去離教室比較近的摩斯。畢竟一杯星巴克的飲料就可以買兩份摩斯早餐了,假文青沒有強大的財力支援(例如找個有錢的女人包養),還是不要打腫臉充胖子的好。結果在吃完一份套餐之後,因為小鳥茵的一句話「你吃的是什麼春菇豆腐雞肉堡嗎嗎嗎~~我好想吃那個啊~~」,結果我就手刀奔櫃檯點了一個來吃。雖然我內心有掙扎說這樣好像吃太好了,結果還是乖乖掏出錢來吞食,看來我的腦波遇到吃的東西的時候會特別弱啊。矮牙

春菇.jpg
春菇什麼的就長上面這樣,料很多而且醬很好吃哦~

寫完這麼多之後,終於要開始進入主題捷運了。(是的以上一千多字都是廢話)捷運使用率高,所以非常容易看到各色詭異人種,我昨天看到的鬍子先生就是其中之一。首先這位先生只是跟著大家一起上車,看來並無異狀。結果走著走著,他突然叫了一聲「再往裡面走一點好不好?

如果只是講這麼一句話,我當然不會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為確實有很多人硬要堵在車門口,好像被下「整整,石化」都不會動,幹嘛以為自己是女用避孕套而上車的人是精子嗎?嗯勾昨天的情況卻恰恰好不是這樣,因為 1. 在鬍子先生之前的人都還有在往內移動, 2. 鬍子先生之後已經沒多少人要上車,空位還很大, 3. 再往內根本就已經沒位置了啊!鬍子先生莫不是以為自己搭的不是捷運而是真空包裝袋,所以越擠越好嗎?
真空包裝袋.jpg

正當我以為鬍子先生喜歡泰式桑拿那種貼近感時,他以厭惡的口氣又對身旁的小姐說:「妳的背包可以不要一直打到我嗎?」這句話終於深深震撼我的內心,因為我確定這位鬍子先生只是個要求很多的反社會人格者而已。剛開始想跟別人玩黏巴達,後來又不准別人碰他,那究竟是要我們怎麼辦才好呢?展開力場再接近他嗎?我之前在捷運搭電梯(不是手扶梯)時,也有遇到一位女子在我往裡面移動時,叫我不要用背包撞她。電梯也一樣要往裡面走啊,外面還有人耶!何況我又不是一直用背包撞她 或是用羞羞臉的部位頂她

可是我遇過最奇怪的要求,並不是以上這些。曾經我在搭捷運的時候,邊用手機聽音樂,邊把玩我的機機看有什麼新消息,結果被身旁一位女士(要有禮貌所以稱呼她為女士,儘管我不是很想這樣做)問可否不要在她身旁用手機?如果她有裝人工心臟會被影響的話我沒話說,但這位女士只是不想被電磁波影響而已哦!也不想想她身旁所有人都帶著手機,只因為我剛好把機機拿出來被她看到罷了;況且把手機扣掉,世界上還有很多東西電磁波 跟很多在PUB撿屍體的男人一樣 都亂射的,想要避開電磁波,為何還要選擇把手機們全部集中起來的捷運呢?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啊……冷笑

另外還有就是在捷運上吃東西的人。雖然其實很多國家的地鐵可以吃東西,但我想以台灣人的劣根性來說,開放可以吃東西之後不用多久,車廂馬上髒得跟剉青屎一樣;就像有的國家地鐵進站是沒有匣門的,他們就是會買票,但以同樣的方式用在台灣,捷運大概當天就會倒閉吧。總之呢,捷運上不能吃東西已經是common sense了(用英文感覺就是很秋),有的人確實沒有在上面吃東西,但是帶鹹酥雞啊、串燒啊、大腸麵線啦、臭豆腐什麼的上捷運,讓旁邊的人聞香又不能吃,不覺得十分的過分嗎?(少女跺腳)每每遇到這樣的孩子,我就好想拿他們的串燒,用他們的身體來做人體插花哦。

插花.jpg
就是這種感覺,只是花花草草換成串燒和鹹酥雞,盆子換成人體而已哦。
(圖片來源是這裡,抱歉把你們的作品照片用在這種地方……) 

真正讓我北宋的,是一對母子檔。他們恰好坐在我的正對面,媽媽不斷的講手機,小屁孩手上則拿著一個統一布丁。小屁孩很明顯知道捷運不能吃東西的規定,所以他都偷偷來,過一陣子才快速地吃一口,可能覺得自己快如閃電不會有人發現吧,但很不幸我目光如鷹還是看得一清二楚哦。另外很不幸的一件事,就是我實在是俗辣一個,臉皮不夠,所以只有一直瞪他,想說我 流氓 帥氣的外表應該可以 恐嚇 感化他,讓他停止這件違反規定的事情吧。結果小屁孩好像有點玩上癮了,每吃完一口就跟我四目相交,這樣一來一往我都快覺得我是員外而他是丫環,我們其實是在花園的大樹旁玩老爺呵呵呵冬梅嘿嘿嘿的遊戲了。結果一直到我下車,我還是沒有指摘他們/毆打他們或是直接抓了他的布丁拿去丟,看來我離正義阿婆(為何是阿婆)的距離還很遠啊。茶(冒煙版)♂

本來寫到這裡就差不多要結束了,但一不小心我又想到一個怪阿伯,請恕我再屁一點。記得那天是跟KEN哥一起搭捷運,因為空位的關係,我們並沒有並肩,而是坐在有點對面的位置,而這位怪阿伯就坐在KEN哥旁邊。當時我正好收到二輪戲院的信,寫了即將上檔的影片快訊,於是我就直接把手機遞給KEN哥和他分享。沒想到這位怪阿伯就這樣光明正大的看了起來,脖子還伸得跟姚明的身高一樣長,好像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在偷看一樣。於是我就開始一直瞪他(天啊我除了瞪人難道沒有別招嗎?),沒多久阿伯也發現了;一般人發現自己偷看被發現(好饒舌)應該就會羞怯的別過頭去吧,畢竟這並不是個好姑娘該有的行為,但怪阿伯之所以怪,就是因為他反而跟我四目相接,還給了我這樣的表情↓

傻笑.jpg

天啊啊啊啊────(崩潰)上面這張照片是我孤狗來的,很可愛沒錯,可是當時是出現在一個怪阿伯臉上啊啊啊啊啊────(扯髮)莫非他的理念是被抓包就要笑啊笑的笑到你心裡發寒嗎嗎嗎嗎嗎???? 還好我們沒多久就下車了,不然我可能會忍不住衝動用車廂內的緊急滅火器狂毆他的腦門啊!!!!

呼……我們冷靜下來(調息)。但是我要如何冷靜下來呢?看來我在捷運上還遇到不少怪咖啊!發生這麼多事情而我竟然還是繼續搭乘捷運呢,台北捷運公司你們是不是應該頒個獎牌給我啊?

(好了我真的屁完了,看完文章的你,尊的很膩害哦~因為今天的文章破我個人記錄達到3,000字大關,花了我快兩個多小時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他踢 的頭像
他踢

他踢的

他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