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5-心理測驗-漢斯的道德兩難

【心理測驗:漢斯的道德兩難】

有一名叫漢斯的男子,其妻臥病在床,若再不治療,將會病死──而唯一的治療方法,是某種藥物。這種藥,只有在街上的一家藥局才有販售。

但是藥局的老闆,卻要漢斯以100萬元購買藥物;漢斯雖然四處籌錢,但仍是不夠,即使低聲下氣地拜託老闆「能否再便宜一點」「能否分期付款」,但老闆仍是不為所動。

然而,妻子的身體日益虛弱,時日無多。情急之下,漢斯只好潛入藥局,偷走了藥物。

你對漢斯的行動有什麼看法?理由是什麼?
(想好後再繼續往下看喔!)


這是由美國心理學家柯爾柏格所提出的道德困境。他用這個理論,來解釋道德發展的不同階段。柯爾柏格將其分為三種層次,其下再分為兩個階段,共計六個階段。下面依照大層次分類介紹,你可以看看自己在哪一個階段喔──

第一層次:前習俗水準 (只想著個人的得失)

  1. 服從與懲罰
    某個行為若受到的懲罰越大,則這個行為越「壞」。通常不會注意其他人的觀點,和自己的有哪裡不同。
  2. 利己主義
    某個行為對自己的益處越大,則這個行為越「好」。

1

第二層次:習俗水準 (重視法律或社會)

  1. 人際和諧與一致
    在意其他人的評價,以行為會帶來的人際關係後果,判斷其善惡。
  2. 法律與秩序
    社會要求勝過個人要求,而法律須由所有人維護,如果有人違反法律,那他就是惡人。

2

第三層次:後習俗水準 (自我的信念)

  1. 社會契約
    法律是一種社會契約,所以法律應該要以總體社會福利為前提,進行立法、修改或廢止。
  2. 原則與良心
    基於普世價值下的推理,以正義為最高價值,法律必須基於正義,才有其效力。

3


你的答案,比較接近哪個階段呢?實際上,除了這六個階段外,柯爾柏格的學生吉利根(不是吉利丁)(不好翹)又提出了更高的道德觀:

關懷倫理

簡言之,這個想法超越好、壞的二分法,而是尋求讓最多數人能獲得幸福的方法[*11/17補注]

4

當然,要判斷一個行為,究竟為多少人帶來幸福?為多少人帶來困擾?這其實是很難判斷的。可是,不論是道德發展理論,或是關懷倫理,目的都不是要把思考分出高下。往回看看上面的各種階段,其實可以發現,它們是從不同的角度,來為行為做道德的價值判斷。人在思考行為帶來的後果時,或多或少都會參考到這些面向,只是不同的行為,著重的面向也不同。


其實寫這篇文章,是因為近日關心公民議題的民眾越來越多,各種不同的想法也越來越多。實際上在思考各種議題時,應該要以更柔軟的想法來思考。雖說行為可由不同面相來思考,但上述1~4的思考方式,大抵上是比較僵化的。它過於將行為分為善、惡二元,以致於常見正、反想法對立,甚至到了「非我族類(想法),其心必異」的地步,反正躲在網路之後,再怎麼惡毒的話語,都能隨意敲幾個鍵盤,Enter一下送出。可是,思考應該是更有彈性的,不應固守自己的想法,而是要藉由與不同的人對話交流,讓自我的價值觀不斷修正;最後的目標,我想就是吉利根所說的:「讓最多數人獲得幸福」。自然了,要所有人都得到幸福,而沒有任何代價,這是不可能的;只是,若帶來的幸福,遠大於會造成的傷害──甚或是沒有傷害,那這樣的行為,就值得被支持。

希望閱讀過這篇文章的朋友,都能用更寬廣的視野,吸收不同的想法與知識,看見需要被看見的,支持應該被支持的,維護必須被維護的。

這才是真正的愛。:-)

tatit

 

 

 

【注釋】

11/17補注:實際上吉利根的關懷倫理學,是以女性為研究對象產生的理論。其下也分為兩個階段:

  1. 道德是社會強加的約束
  2. 主要關懷他人,「協調傷害與關懷之間的差異,對兩難處境作出抉擇,並承擔其導致的責任」

也就是盡可能降低對所有人(包含自己)造成的傷害,即便有,也將之承擔。文中以較極端的「多數人的幸福」來解釋,原是希望更容易了解,實際上「最大化幸福」的觀點,與功利主義的看法接近。經讀者 Will Chen 提出後,補注在此。

【參考資料】

《漫畫心療系》第6集
《維基百科》勞倫斯‧柯爾伯格條目
《維基百科》柯爾伯格道德發展階段條目
《維基百科》卡羅爾‧吉利根條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他踢 的頭像
他踢

他踢的

他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若自己都不幸福~~是不可能帶給別人幸福的~~任何的犧牲都是帶來不幸

    讓自己幸福~~自然就會帶給他人幸福

    為了別人這種事~~只有不幸的人才會不斷的如此想

    所有一切 其源頭都來至於"自己"

    說是為了別人 但其中所有想法 都是"自己" 而不是別人

    只有自己的感受 如何為了別人~不過是自己的推想~那是種自我欺騙

    任何的想法 都無法完整包容 全部一切

    所以當你試圖用想法去解釋理解~就必然會陷入好壞善惡

    只有保持"空慧"~沒有執著於任何一種想法~~才能完整涵概所有想法~無量數

    而產生平等心 仁慈心~~真正沒有善惡對立 好壞差別

    當你對你所遭遇的事 產生想法

    這樣的想法 就會自然排斥不符合的想法 而影響你的行為

    進而影響你的遭遇和覺察

    你可以好好注意自己的想法

    當你注意到時~~不要去跟"想法互動"而讓它休息 這樣會形成"空"

    常常如此 "空"就會越廣大

    而你也因此可以容納更多的想法~但不要去"執取"

    一但執取 "空"就消失了 而這想法就會排斥不符合的

    當你在"想"~就是在跟"想法互動"~產生"煩惱"
    要察覺到自己的想法 而不互動~那想法就會自動沉靜
    如若沒有察覺 這想法 是會自動的運行~就是"習性"

    "想法"會影響你自身的行為和覺察~遭遇也會受到影響
    因此當你想要完成一件事
    可以將"想法"放在腦中 這可以使你自動作出 與之相關的行為
    你不見的會發現到 因為可能是小小的改變
    但再微小的改變 也會隨著時間而越變越大
    當你回頭細想 已經產生巨大的改變

    但"任何想法"都會排斥不符合的其它想法
    所以當完成了~就將想法放下

    只要保持"想法"~實現只是時間的問題
    不要被其它人給動搖了
    參考是可以~但被動搖就會無法實現

    每一個人都走在自己的道路上
    過去前人的經驗和知識 只能做為參考
    時間 空間 都早已不同~而且人也不同
    過去的路 可早以不通
    而新的路等著你自己去發現

    世界 是未知 而有無限量的可能
    但當 經驗和知識 占據你的腦 而讓你產生"想法"
    使你誤解 世界的真實樣貌
    只有當下 環繞於你的世界 才是你真正感受到的
    其它地方 每時每秒都再不停變化 而你只是腦中推想如此
    "想法"會使你察覺某些人事物 而忽略其它的
    使你不對真實的世界反應
    而是對自己腦中的"想法"反應

    當你依照前人所描述的路 行走
    而發現此路不通 你會感到失望~那是因為在你的想法中那是可行的
    但 時間空間 都不停的變動
    上一秒跟下一秒 早已不一樣
    任何想法 都將隨之腐朽 而不在堪用
    將"想法"沉靜 讓"空"被釋放 
    可以直接對真實世界起反應~而不是對"想法"
    不要試圖去用"想法"去完整其它想法~那是不可能完整的~



  • 你說的「不執著於任何一種想法,才能涵概所有想法」我覺得很好耶,的確在思考任何事情之前,都不應該執著於某一種角度或觀念。

    先讓自己幸福,才能帶給別人幸福,這也是很重要的。很多身陷感情中的人,常常沒有搞懂這件事情。不過「犧牲」未必一定帶來不幸,我想也要視程度多寡,與當事人自己的感受。有的事情我看犧牲很大,但別人看卻覺得無所謂,其「不幸」的程度,乃依不同人而有所變化。

    你的想法比較偏自利主義,但我認為還是有真正「為了別人」的感情,例如母愛。當然孩子是自己的,也許有自私的成分在其中,而且很多人打著「為了你好」的名義,實則為對方施加了許多壓力,這也是不言自明的。然而,對人類這種群居、需要人際關係的物種,我想還是不宜完全以自利的角度思考。

    他踢 於 2013/11/16 10:32 回覆

  • 訪客
  • 「犧牲」這個詞~本身就帶有 自身不願意

    若說對自己要做的事 感到滿意~是不會用「犧牲」來表達的

    而的確 正因為每個人"想法不同" 而感受也是全然不同

    甚至"覺察"也可能會發生大幅度的改變

    我的想法 並非"自利" 而是對全體都有益處

    而你所謂"母愛" 確是 自利的

    雖然明義上 是為了 孩子~~但它是站在自己的角度 實質是為了自己

    若不誠實看待自己 就會出現 是它人的過錯 這樣的想法

    父母 也會認為是 小孩的過錯 只是它自己很包容~自我的欺騙

    "為了它人(眾人)(大義)"這樣的都是不誠實的自我欺騙

    它們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它人身上 而說是為了它人而做

    而不願承擔是為了自己的這樣的責任

    "愛"本身 就是自利的~~這注重一個點而忽略其它人事物

    "大愛"這個詞~本身跟"愛"毫無關係~絕對不是比較廣大的愛

    "仁慈"或許更為貼切~這是對於所有一切眾生 都是平等~而不是一部份較大的族群

    正因為平等對待~~才能利益所有眾生

    "愛"跟"恨"是一體雙生 兩者必然共存

    當你"愛"部份的人事物~相對的 這些人事物的任何變動 都會使你生"恨"

    而變動 是不會停止的~~當變動大到無法承受~~就會產生"苦"

    而之所以會"愛"~跟腦中"想法"是有所關聯的

    腦中的"想法"~會影響 你對周遭環境的更種觀察(感受)~也包含"愛""恨"

    因此 當執著於某種"想法"~就會產生善惡好壞愛恨...等 的分別心

    "想法"本身是觀察所下的結論

    但真實世界不斷的再變動

    而當 我們下了結論 就不願意再觀察真實世界

    而是對著"想法"去反應~這是因為我們會認為"真實"就如同自己所想

    而實質 真實不斷的再變動

    但執著"想法"的人 會不斷重複自己的行為模式

    因為他對"想法"在反應~而他的想法很久都沒有改變了

    當保持"空慧"~不執著"想法"~那是對真實世界在反應

    那樣的人 會不斷的隨自然而行動~~而不是做著同樣的反應

    "真實世界" 往往超越 自己的"想法"

    這會讓人害怕 而寧願相信自己的想法 還是可行的

    會讓人不敢面對~~而縮回原來的"想法"

    當我們看真實世界 會持續的有新的想法

    但人會用 腦中的想法 去回避 或者消滅 或者對抗

    他們不願意承認 腦中"想法"已經不堪用了

    而是寧願消滅掉新的想法 或者逃離

    "想法"會不斷的腐朽 而不可行

    真實世界不斷的再更新運轉~一直都在眾生身邊

    但眾生都視而不見~~對自己想法起反應

    如果自己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看到真實~從幻想中解脫

    真實超乎 自己的"想法"~對自己而言是"未知的"~
    未知是最讓人恐懼的~~勇者無懼 你才可以承受

    不要拿著武器 去消滅
    不是拿著盾牌 去防禦
    不是邁開雙腳 逃離它

    而是坦然的面對 誠實無懼的~~接受"真實"的資訊

    任何的結論(知識)(經驗)都是會腐朽的~別忘了
  • 因為你後半部講述的,跟前一則留言大致相符,也就是想法的不斷更新,這是我撰寫此文的目的,所以我就不回應這部分。然而前半部,感覺你太過執著於文字的定義了。「犧牲」並沒有強調自身不願意,無論是教育部國語字典,或是維基百科由一般人共同撰寫的定義均同。即便此詞確實包含了自身不願的因素,但這需視出發者的角度而定。例如我做了某件事情,我不認為這是犧牲,但別人看卻是犧牲。在這種情況下,跟自身的意願已經無關,因為這是立場上的問題。

    為什麼我會說你的角度偏自利主義,因為你的言語中已經拋棄了所有情感非自利的部分(從母愛到愛恨皆然),然而人內心的種種情緒,都受到內外各種因素的影響,完全單一指向自利,我不認為這是好的解釋方式。且你提出的「慈悲(大愛)」彷彿凌駕於各種情感之上,愛、恨以至於產生的喜與苦,在你眼中似乎是不那麼重要的。可是這些情感,是身為人最大的財產,與其放下,不如接受。尤其人在各種時空環境下,所感受的狀況均非常不同,放下固然是個選擇,但並非是絕對的。

    何況,事物並不是絕對的兩面,非愛即恨、非好即壞是過於極端的分野,學會從不同面向分析利弊與善惡,才是應該學習的課題,而不是因此乾脆將這些天生的情感拋棄。

    他踢 於 2013/11/18 17:33 回覆

  • 訪客
  • 我並未要你拋下情感~~
    這麼做也不會使你失去情感~而會使你的情感更豐富

    愛~是由"想法"產生 做為基準~~為了部份的群體而壓榨其它群體
    這當然是"自利的"

    當你為了部份的群體的保全~~你會向其它群體 攻擊 驅趕 壓榨
    這然到不是"自利的"

    你說事物不只是善惡兩面~~的確不是
    但你所說的意思~確只是將事物多分成幾個層次罷了
    做個比喻
    當吃到食物 一般人會有 好吃 難吃的二元分別
    而一個美食家 則會用更多種方式去形容 這食物
    但這只是將好吃 難吃 做了細分~並非脫離二元對立的觀點

    你說沒有絕對的善惡
    確只是用其它言語去遮掩 善和惡
    將善和惡 用其它名稱多細分幾個階段~說這是個多元觀點
    但實質卻還是 善惡對立的

    當 執著"想法" 就會依此做為基準 產生"分別心"
    而一個人"想法"非常多時~就會產生"細分階段"
    而這就只是將 善惡 細分成更多階段~~而非是用另一種觀點去看

    這樣可以用來規避自己的責任
    因為當"界限"被劃分~這會讓人會覺得安全
    只要不要進入自己的界限就會讓自己心安
    這也可以讓自己欺騙自己是不極端的~跟那些極端之人不同

    "分析"正是將事物分成二元 再細分 不斷的細分下去的作法

    當 執著一個想法 將真實世界 一切兩半 就出現了二元對立
    不斷的切 不斷的切 只是細分出更多二元對立
    但因為太多了 誤解成多元面向~但實質上卻還是二元對立

    當 沒有執著"想法" 這會是完整的涵蓋真實世界
    會對真實世界 直接的反應
    情感 是會比自己所畫下的界限中更豐富的
    但這樣的情感 不會是愛恨對立 而是一視同仁的
    也就是"仁慈的"

    一但執著"想法"~~那就必然是 二元性
    那將會為了部份族群(善)的利益 壓榨其他族群(惡)
    而其他族群如何 那是完全不被在意

    不要執著"想法"~~那才能脫離二元性
    才會真正以全體眾生作為考量 而不壓榨任何一個族群
    不管多數 少數
    不然那就只是為了自己 和自己所屬團體的自利行為
    而這樣的行為 最終必然會嚐到苦果
    因為每一個族群之間 是具有很密切的關聯
    當 壓榨其他族群 也會連帶影響到自己的族群
    而最終產生 損人損己的情形

    "母愛"本身 就是只在意自己的家 而其它皆不在意可以犧牲
    二元對立的情況 也必然生出 種種"母恨"
    一但這個家 不符合"愛的定義(想法)" 恨就會不斷的出現
    母親 想將這個家 重回她所謂的"正常(愛的想法)"
    而犧牲其它族群
    一件被人稱頌的事~背後卻是如此的可怕 這就是"愛"
    而認為犧牲値得稱頌

    在古代 奉神而宰殺牲畜 就是"犧牲"
    而現代 為了"愛'而壓榨其任何族群的利益 被稱頌
    除了所用器具不一樣
    確是重複同樣的事



  • 我想你有點誤會了我的意思,「沒有絕對的善惡」是「在不同的時空環境、不同的對象下,每個人看同一件事的評斷有所不同」,所以才該學著設身處地,為其他人著想。當然每個人的善惡評斷也有高有低,就如你以一般人與美食家來譬喻一般,但這並不影響我們在做出自身對事物價值判斷的同時,從他者的角度出發思考的行為。

    其次,為何執著想法,就必然是二元性?若我今天想維護某一個族群的利益,這也並不代表該族群就是善,其他族群就是惡,所以要攻擊、壓榨其他族群。維護利益這件事,並不必然代表該人就是屬於該族群的一員,「認為維護的行為值得自己去支持」也是一種想法。當這種支持行為,會影響到其他族群的權益時,便應該多方溝通,盡可能討論出一個平衡。你所說的二元對立情況,正是台灣目前多數論述的情況(與我想法不同,就是否定我),這也是我希望大家可以學習多方思考的原因。然而,「執著想法必會造成二元對立」實在有失公允,至少對有在理性思考但執著其道路的人來說,不是很公平。

    最後回應兩個詞語問題:

    「愛」有許多不同形式,母愛是其中一種,但「其它皆不在意可以犧牲」是過於極端的愛,「必然生出母恨」亦同。你以極端的例子,來說愛的背後如此可怕,對「愛」這種原生正向的情感有所汙名。

    「犧牲」確如你所說,古代為祭祀宰殺牲畜,即為犧牲。可是,並沒有人會稱「為了愛而壓榨其他族群利益」為犧牲,「不公」才是比較貼近的說法。

    他踢 於 2013/11/19 11:06 回覆

  • 訪客
  • 照樓上所言,那麼對於這世界上任何的資源分配─小至於到市場買菜,大至於全民健保醫療醫療資源應該誰優先使用─其中的任一方都不能有您所謂的「想法」了?因為會造成對立嘛。又,不多方面考量,如何能作到您的「以全體眾生作為考量」?樓上仍然沒有明快的提出能兼顧「全體眾生」利益的方法。
  • 在多方評估後,以自己的思考,支持自己認為正確的想法,我認為沒有不妥。當然,前提是這個想法,確實有經過縝密的思考,如果自己的想法受到他人的指正,就應該自我檢視,調整成更好的思維。這樣的行為才真正對所有人有助益。慈悲過於空泛,在個人修心時固然很好,但用在與他人討論或提出看法時,並非積極的方式。

    他踢 於 2013/11/19 11:09 回覆

  • 訪客
  • 樓上 已經提出了喔

    放下 任何一個想法~不執著~就會對真實反應 而對全體眾生皆有益處

    沒有特定的方法~~只有執著"想法"才會有特定的方法

    而是隨著真實而行動~~不是固定的方法~也不會有什麼固定的方法

    所以 我是引導你去 感受真實 而不是告訴你某種方法 可以利益眾生

    因為真實世界不停的再變動 沒有任何一種特定方式 可以利益眾生

    而我提到 放下"想法"~不是不能有"想法"

    我做個比喻

    有一隻蝴蝶 飛到你的身邊

    你覺得很美麗 就抓住它~~這就是 執著"有"

    你覺得很煩躁 就驅趕它~~這就是 執著"空"

    當你任由它飛進飛出~~這就是"放下"

    這蝴蝶 就是 想法

    當我們執著想法 就會驅趕不符的想法 並抓取符合的想法

    所以我是提到"放下"~不執著 而非不能有

    我也並非再指"更新"~更新 就像是放棄原本的蝴蝶 補捉新的蝴蝶
    執著 新的蝴蝶~並非是"放下"

    "想法"本身不會造成對立
    而是當 執取"想法"時 才會產生對立

    當執著"想法"~就會透過"想法"去感受
    看到的不是真實 而是被"想法"渲染的世界
    某些事物 會變的鮮明~有吸引力
    某些事物 會變的黯淡~毫無吸引力 甚至討厭
    而行為 就自動的會 往有吸引力的一方去行動 避開討厭的

    "想法"像是個透鏡
    當你透過一個紅色的透鏡 去看世界
    某些事物 再透鏡之下更鮮明
    而很多事物即便從眼前經過也會被忽略掉

    "想法"不只是影響 看到的
    眼耳鼻舌身意 都被影響
    而執著"想法"會察覺不到真實
    不願讓想法離去 就像紅色透鏡不願卸下
    久而久之 甚至認為 紅色才是真實的顏色

    透過"想法"所覺察的 凸顯真實的一部份 而忽略其它~非完整的
    我們可以想想
    一個一刀未剪的真實影片
    經由"想法"被剪輯 所展現出來的 是"想法"~而非真實
    而隨著"想法"~真實可以被扭曲到根本看不出來
    一個真實的影片
    有多少的"想法"~就能剪輯出多少不同的"想法"的影片

    "想法"是一種表達~並不可惡
    而是 "執著想法" 覺察不到真實 以假為真
    會讓人偏執 而不自知
    而偏執 是不能利益全體眾生
    這基準本身就已經偏斜了~會利益部份族群 而壓榨其他族群
    而所有族群都具有密切的關係
    牽一髮而動全身
    長久行之~就會 損人損己

    放下"想法"~沒有執著~~覺察到真實
    也會知道 所有族群關係密切 不可分割
    自動的 自己會做出 互利的行為
    那不是一種特定的方式 持續的再改變

    如果根本就不知道 要利益全體是根本不可能的
    持續對真實覺察~才能持續利益全體眾生
    無法做到 根本不知道的行為 除非"察覺"到了
    所以這只是引導你"覺察真實"
    而不是告訴你要如何去做
    當你察覺到 你自動會去做

    而要"覺察真實"就要放下紅色透鏡 或者任何其它透鏡
    而要放下透鏡 首先就是察覺到透鏡本身會讓你看不到真實
    若不明白"想法"會讓自己覺察不到真實~沒人會放下想法
    或許會換上新的透鏡 確不會放下
    一個嶄新的想法 讓你對世界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確會讓人執著尋找更加亮眼的透鏡
    或許 一個想法 又廣又深 涵蓋眾多~但這還是不完整的
    要完整 只要放下透鏡 而不是換上一個更新的透鏡

    透過想法 去覺察~那沒有什麼~但當成"真實" 確會產生誤解

    放下"想法"~其實只再自己願不願意
    但沒想通 肯定不願意 因為把想法當成真正的自己 覺得受到威脅

    若你想要 "覺察真實"確又放不下"想法"
    你可以加入"新的想法"~"我要覺察真實 請幫助我放下舊的想法"
    雖然直接放下就好了~但有些人需要看更多才願意放下
    因此這個"新想法"可以讓你覺察到新的人事物 而能放下陳舊的想法
    當然這"新想法"最終也必須放下~才能真正"覺察真實"

    一但想法加入~自動的你覺察就會改變~行動會改變~~遭遇會改變
    想法的離去 也會如此

    人執著許許多多的想法~而會依這些想法 自動而行 而可能不自知
    當你察覺到 "自己有執著的想法"~才可能解放這些想法
    不與"想法"互動 任其來去~觀~

    思索分析 想法~這會使得想法無法沉靜離去
    驅趕 想法~也會讓 想法不離去
    只要 觀察 而不互動~想法才會漸漸離去

    這是隨時可以做的
    當腦中冒出一個想法~觀 而非思索或驅趕
    常常如此"想法"遞減到一程度~會讓你突然看到真實的一撇
    因為"想法"已經無法有效遮掩而出現漏洞~讓真實可以被局部察覺
    只是局部 確不該太早下定論~而產生新的執著

    "真實"絕對不是枯燥無味 如同想法所造就的世界(不斷的輪迴)
    但"真實"無法用任何的"想法"去完整的表達出來
    因此並不會告訴你"真實"為何
    而是邀請你去"覺察真實"~而決定權一直都在自己手上

    若我提出一個方法~那方法同樣會腐朽 無法長存 是沒必要去提起的
    當然 引導去真實的路境 也是種方法
    而這方法 會腐朽~而不堪用
    正因為如此 我要引導你去"覺察真實" 而不是提供一個將來會腐朽的方法
    當你都渡過河 船就算腐朽 也不會讓你失去"覺察真實"
    若我提供你一個無法度過河的船~而行到某處已腐朽
    為了自己的生存 那可真是可怕阿XD

    "真實"一直都存在~只是視而不見

    就這樣吧

  • 恕我直言,你只是以慈悲為名,實則獨善其身。思考的時候固然不應執著於某種想法,但當推演到最後,必會得到各人心中認可的那一個想法。而此想法也應隨著各種因素加以調整,這是我說的更新。一味想躲開這些思緒,美其名放下,其實只是逃避!

    他踢 於 2013/11/19 17:01 回覆

  • 訪客
  • 我有要你躲開嗎

    我可是要你面對 去觀察~而不是用想法當基準 去判斷

    放下 你要如何躲開

    既不去抓 也不去驅趕 更不去逃開

    你說那是逃避 還是你現在正在逃避 我所告知你的

    真是一個人能"自省"的人阿

    當你有一個想法
    你就已經決定~你要 接受特定族群想法 和 排斥特定族群想法

    一但有"想法" 就是將世界劃分成 符合想法 和 不符合想法

    你說思索後 用"正確"的想法 去行事

    這樣的行事 本身就是偏執

    只是這個"偏執"程度不大 你可用謊言來說服自己

    當這"偏執"程度大到 你說服不了自己時 你說那是"極端"

    但再小的偏執 本身就是極端

    你說"愛" 有不同面向

    但那只是"愛"的人事物 團體 族群不一樣

    一個偏向的直線 隨著時間 就能看出它往更偏的方向而去

    小到自己察覺不到~打算告訴自己那是沒有的

    但其中都含有"偏執"

    你可以用各種方式 去包裝 ~但那是再自欺欺人


    你覺得我獨善其身

    那不過是 你不明白族群之間密不可分

    我根本不可能獨善其身 我也沒要你獨善其身

    而是告訴你 一但 你執著想法

    那樣的偏執 會危害 其它眾生 最後傷到自己

    我可不知道 要危害 到多大的傷害後

    才會發現 自己的偏執

    還是繼續用謊言來欺騙自己

    那跟自己毫無關係

    或許根本看不清 眾生彼此間的關係 所以可以持續騙自己


    只要有"想法"就無法看清 所有眾生與自己本身的真正密切的關係

    會認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可以有某種程度的犧牲

    反正沒有關聯 毫不重要 而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關懷某些特定族群 或許少 或許多

    是基於什麼想法 他們很可憐 需要被救助 被關懷

    還是 你不管對任何眾生皆是一視同仁

    若是覺得那很可憐 所以才值得自己去關懷

    那是很偏執的

    因為"想法"會決定 誰值得 而誰不值得

    一但 是以"想法"去做判斷 就會出現這種情形

    差別只再於 "想法"所著重的對象不同 而已

    而不能真正 平等去看待


    或許你覺得我汙衊 神聖的愛

    但我只是點出 "愛"本身就是偏頗的事實罷了

    "愛"會讓人 產生攻擊 守護 逃避 三種情形

    而這三種情形 可以用各種言語包裝 好讓人被認為是必要的

    而有人說不定認為自己的 正義之擊 很勇敢
    而有人認為 自己的保護 真帥氣

    為了自己的"愛" 任何恐怖的行為 都能化身美好的形象

    各種包裝 可以讓這樣的行為 被合理化


    "愛"本身就是"偏執" 而要到多大的差異才會被稱作"極端"
    我是不知道啦

    但當你放下想法 去觀察自己的想法 去觀察當下的情況
    你才不會偏頗

    一但你有"想法" 去思索 去判斷 並作為基準 就會造成偏頗的
    當然你要這樣活下去 也沒什麼
    因為 真實自然本身就會自動將各種偏頗 平衡
    但你本身的偏斜不會消失 而是用相應的偏斜去回應你
    來達到平衡

    觀察自身想法 觀察當下情形

    不要下結論 不管何時都太早

    不要去思索"想法" 正確與否 邪惡與否 善良與否 利益與否

    也不要去驅趕"想法" 而是觀察

    會驅趕代表 你對這"想法"不了解 感到煩躁

    但你不能去思索 而要用觀察

    你必須以觀察的角度 才能看清"想法"

    若你去思索 就是參與該情境 而再情境中凡人難以自拔

    現實世界 是由你的"想法"所延伸出來的

    因為"想法"驅動你的行為 而你會遭遇到相應的情境

    因此 觀察當下的現實 也有助於察覺

    當你參與之中 而不觀察 你就不會察覺 而重複同樣的步驟 而不自知

    我不是要你站在旁邊觀察 不動

    而是再互動時 觀察你腦中冒出的想法 清醒看著這想法是如何驅動自己

    而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隨著沒有以"想法"作為基準 的觀察

    自動的 你自己會有所發現 而不需要我多作言語


  • 那麼,便簡單以你的論點來指出你敘述的矛盾:
    1.堅持你的看法,這是執著。
    2.抗拒我的看法,這是排斥。
    不知道你自己又是怎麼想的?

    我另外想強調的是,我不認為你的做法「是錯的」,而是在真正思考與推動社會價值前進時,那樣的作為過於理想化,可以作為在邏輯推演過程中的一個手段,但要進入現實社會還是太虛幻了。

    建議你也可以看一下上方 Facebook 留言中,Will Chen 所提出的想法。你們正好站在更不同的立場,而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你們所盼望的方式都不是那麼容易(或是說,並非能一蹴可幾的地步)。

    他踢 於 2013/11/20 10:59 回覆

  • 匿名者
  • 好有道理